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
            1.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人物
              情系西部終不悔 甘為孺子育英才——記西北民族大學華侃教授

              在西北民族大學校園里提起“桑蓋”這個名字,人們也許會以為他是個健壯的藏族小伙子。殊不知,這位“桑蓋”既不是年輕小伙,更不是來自高原的少數民族,而是一位來自江南水鄉的古稀老人。


              正如他的藏族名字一樣,這位看上去瘦弱單薄的老人卻有著雪域雄獅般頑強的毅力和堅韌的品格。他就是扎根西部半個世紀,默默耕耘,為民族高等教育事業作出了突出貢獻的西北民族大學華侃教授。


              04_副本.jpg


              因熱愛而耕耘


              1934年,華侃出生在江蘇無錫一個普通的醫生家庭。1952年,他以優異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東方語言文學系。為響應國家培養少數民族語言人才的號召,他被調入中央民族大學藏語言文學專業繼續學習。這次專業調整,是他人生道路的新起點。


              1955年,華侃作為實習生,跟隨首都青年大學生組成的藏語實習隊來到西北民族學院,第一次踏上了西北的土地。滔滔東逝的黃河,巍巍的龍尾山,極具民族特色的校園,一股莫名的親切感,在他心中油然而生。剛踏入學校大門時,他就隱隱感到,此生與西北民族大學有不解之緣。


              在聽課兩個月后,為更好地研習藏語,他來到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農牧區實習。在當地,他深入到各個村莊學習語言,并與老鄉同吃、同住、同勞動,當地藏族同胞的熱情好客、淳樸豪爽深深地感染著華侃。


              1957年,畢業后年僅23歲的華侃被分配到西北民族學院擔任藏語老師。起初,學校各方面條件不完備,連吃水都成問題,一些從外地調來的老師因學校條件差離開了,但華侃毅然決然留了下來。


              從學校畢業走上講臺,華侃深知自己所學的知識還很有限。講課之余,他把全部精力都用到學習上,并在教學過程中不斷地充實自己。當時大學本科的藏語教學剛剛起步,存在很多困難,特別是缺少教材,為此華侃默默立下志愿:一定要為藏語言學創立專業、編纂系統的教科書。就這樣,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一本由他用藏文編寫的以現代語言學理論為基礎,結合自己多年教學研究經驗的理論著作《語言學概論》(第一部)出版了。從此,藏語言學專業有了更權威、更適宜教學的教科書。


              熱愛事業,默默耕耘,碩果累累,這是對華侃教學研究的真實寫照。他曾在《民族語文》《西藏研究》《中國藏學》等10余種刊物上發表近40篇頗有影響的藏漢文論文;參加王沂暖教授主編的《藏漢佛學詞典》的編寫,該書收錄了11000多條口頭和書面短語,并以夏河語音標注國際音標,深受國內外藏語學習和研究者的喜愛和好評,該書獲得1995年甘肅省社會科學最高獎;他還參加《全國少數民族語言文字使用和發展問題》《甘肅省社會科學概論》《闊端與薩班涼州會談》《語言學概論(藏文)》《藏語安多方言詞匯》等多部著作的編寫工作。


              74.jpg

              華侃教授著作入選《隴上學人文存》系列


              扎根西部終不悔


              昔日的翩翩少年已雙鬢染霜,華侃仍在大西北為民族教育事業默默奉獻。他帶出的學生遍布涉藏地區各行各業,為當地各項事業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華侃在承擔學校教學任務后,從未有過離開的念頭。并不是因外面的世界不吸引他,也不是因為他不戀家,而是他更愿把知識留在這片貧瘠的土地上?!拔蚁矚g藏語專業,如果去了外地,那不就用不上了嘛!”這樸實無華的言語里隱藏著的是對民族高等教育的熱愛。


              作為人子、人夫和人父的華侃與家人多年分居兩地,只有在假期才匆匆趕回江蘇老家。2008年1月25日,正是臘月最冷的時候,華侃上街買菜,不小心摔在了冰面上,鉆心的疼讓他無法站立,是一位學院的老師將他背回了家。學校領導得知情況后,立即安排華侃去醫院接受治療,并派專人照看。傷筋動骨一百天,尾骨骨折的華侃只得在家慢慢調養。


              由于正值春運,華侃的家人未能及時趕到。在沒有家人照顧的一個多月里,是一位藏族學生每天陪著他、照料他?!澳且粋€月里完全是學生照顧我,校領導、院長、老師天天來看我,真的很感謝他們,尤其是那個藏族學生?!比A侃激動地說。他在西北民族大學工作的這些年,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各族師生之間的團結友愛、相互幫助,這種溫暖與感動正是促使他扎根這里的重要原因。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如今的華侃也算是半個西北人,適應了當地的環境。這位平易近人的老人用這樣一種方式告訴我們:他早已深深地愛上了西部這片廣袤的土地。


              華侃一直感謝曾經幫助過他的人,但卻很少提及自己為少數民族語言研究及教育事業作出的貢獻以及獲得的榮譽:1989年,榮獲全國優秀教師稱號;1993年起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1994年,榮獲甘肅省民族團結先進個人;1996年,獲甘肅省教學名師及甘肅省語言文字先進個人;2006年7月,獲甘肅省高校名師稱號……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币呀浲诵莸娜A侃教授如今已87歲高齡,除參加各種學術交流外,仍孜孜不倦地給研究生上課,辛勤工作在教學與研究第一線,為藏語言研究刻苦鉆研著。他信心十足地說:“如果身體允許,我將繼續從事我未完成的教學和研究事業?!比A侃的貢獻正像嫣紅的格?;ㄒ话?,開遍了??撇菰?,也開遍了雪域高原。



              文:本刊綜合報道

              責編:王孺杰

              制作:古麗斯坦


              日日av拍夜夜添久久免费
                  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