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
            1.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關注
              在舞臺演繹“中國故事”——第五屆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八臺劇目觀感
              劉大先 2016-11-17 15:10

              作為藝術上的國家行為,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已經成為各地各民族文藝工作者挖掘、整理、傳承、弘揚、發展多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有效載體。第五屆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在北京各大劇場上演了一幕幕視聽盛宴,彰顯了“手足相親、守望相助”“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中華民族一家親,同心共筑中國夢”的核心主題,顯示了國家層面對于中國各民族之間關系、目標與使命的定位和期望。會演因而也就充當了多民族文藝發展成果的展示平臺和宣傳與弘揚民族團結進步事業的手段,同時也成為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直觀表達與詮釋。

              由于時間和其他原因,我觀看了本屆會演中的10場節目。從這種抽樣式的觀察中,就藝術表現和美學角度而言,本屆會演至少呈現出三方面的特點:一是多媒體技術的普遍運用,舞臺設計與音響輔助、虛擬投影與演員表演相結合,增添了立體化的舞臺呈現效果;二是關注現實的突出表現,強調了故事性和觀眾接受效果,在傳統文化與族群文化中創新性地融入時尚流行要素,在現實主義的風格中突出理想主義的情懷;三是重述歷史時不僅僅孤立地講述地方歷史、少數民族歷史,而是將之與中華民族的歷史聯結起來,講述古為今用的“中國故事”,極具現實感。


              新疆代表團-歌舞劇-《情曖天山 》劇照.攝影.李碧.JPG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代表團·歌舞劇《情暖天山》劇照    胡科/攝


              《情暖天山》:愛是無私的奉獻


              2009年“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中的維吾爾族阿媽阿尼帕·阿力馬洪,從1963年起,陸續收養了漢、回、維吾爾、哈薩克等6個民族的10個孤兒,加上自己生育的9個子女,以博大的慈母之心,為19個孩子創造了溫暖之家。頒獎詞寫道:“不是骨肉,但都是她的孩子。她展開羽翼,撐起他們的天空?!毙陆囆g劇院歌舞團的歌舞劇《情暖天山》,就是以這個大愛無疆的故事為原型創造的。

              一曲婉轉悠揚的木卡姆“天山之春”拉開序幕,諾茹孜節中興高采烈的歌舞突然被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所打斷。維吾爾族媽媽帕麗達病了,急需匹配血型才能挽回生命。這牽動了整個村莊人們的心,大家急切召喚帕麗達媽媽遠在各地的兒女趕快回家。在急管繁弦的音樂和快速轉移的場景之中,內地工作的老七王小珍、北疆草原牧羊的大哥吐爾洪、在國外經商的老四等7個子女得到消息后匆匆趕回?!白仿贰边@一幕充分體現了融合美聲、民族和流行音樂元素的優勢,尤其是老六艾克拜爾在劇中充當的是行吟者的角色。他以優美而又意蘊深厚的抒情,與老七、老大的謳歌與詠嘆形成了多聲部、層次分明的共鳴。在醫院中,眾兒女回憶時的“童年”一幕,更是讓媽媽辛勞的身影和慈祥的笑容,與華麗深沉的美聲完美結合起來。

              血液配型檢查的結果出人意料,只有大哥符合配型條件,引發出記憶中的兩幕難忘的故事:“選擇”與“回家”?!斑x擇”講的是在熱鬧的賽馬大會上,帕麗達家收到兩張入學通知書,老七、老大分別考上藝術學校和技術學校。但因為丈夫早逝,家境貧困,帕麗達媽媽在兩難之中不得不決定全力供老七上學。求學心切的老大憤然離去,騎馬奔馳進暴風雪席卷的山谷。帕麗達媽媽在寒風凜冽的雪山深處找到幾乎凍僵的兒子,一切不滿與埋怨都在母子的相互溫暖中消融冰釋?!盎丶摇眲t回溯到收養老七時候的情景,那時候,老七是失去父母、流浪在外的孤兒,頭上生滿爛瘡。帕麗達媽媽把她帶回家,細心地照料呵護,終于讓她長出了美麗的頭發。這兩幕突出了利他與奉獻的主題,點出了超出血緣的愛,聯結其不同民族的親情與友愛的崇高旋律。

              母親愛的無私召喚出子女愛的回饋?!拔猜暋崩?,醫院傳來喜訊,帕麗達媽媽血液配型成功,微笑和歡樂再次綻放在所有人的臉上?!皭圩尰脑牭酱猴L的呼喚,愛讓雪蓮屹立不朽的風采,愛讓千年冰雪融化開,化成春水萬流匯成一條血脈……”在新疆這樣一個多民族雜居、文化多元的地方,這曲無私的愛的頌歌恰逢其時地探討了人與人、民族與民族之間的關系——這是雙向互動的情感關系。

              從舞臺效果上來看,舞美設計、演員的調度很好地烘托了情感的起伏,不同音樂風格之間的搭配,與或焦灼或憂傷或柔情或喜悅的情緒張弛有度,帶動了觀眾的情感。輕快活潑的辮子舞、氣勢恢宏的賽馬舞、展示暴風雪的現代舞……民族的、通俗的、現代的等等不同風格的舞蹈,隨著劇情起伏和場景變換。木卡姆樂曲、《掀起你的蓋頭來》這樣經典的民歌改編,與新創的歌曲一起,相互輝映,即傳統又現代,既突出民族與地域特色,又包含了世界性、普遍性的素質。幾位主演也呈現出了堪稱一流水準的表演,為觀眾獻上了一出視聽盛宴。


              馬可.波羅 李碧攝影.JPG

              內蒙古自治區·舞劇《馬可·波羅傳奇》劇照    李碧/攝


              《馬可·波羅傳奇》:想象盛世


              元朝是中國歷史上疆域最開闊的朝代,它統一南北中國,結束了自晚唐五代以來的分裂局面。意大利人馬可·波羅是著名的旅行家與商人,他漫游東方尤其是蒙古帝國的經歷,帶給歐洲人一片全新的知識天地?!案鐐惒几淖兊乩?,馬可·波羅改變歷史”。馬可·波羅與中國的相遇,可以說間接開啟了大航海時代的到來。呼和浩特民族歌舞劇院的舞劇《馬可·波羅傳奇》在傳說與史料基礎上重述了馬可·波羅在元帝國的經歷,是“一帶一路”話語背景下重新想象一個盛世的華章。

              通過恢弘壯闊的鐳射與實景相結合,序幕《出使東方》展現了驚濤駭浪中馬可·波羅父子到圣城接受教皇使命——送信給大元皇帝忽必烈,從此展開了這場奇異之旅。他們沿著古絲綢之路,穿越地中海,橫渡波斯灣,經過中東,翻越蔥嶺,跨過敦煌,來到蒙古草原。如果說開篇的燈光與舞美還有些喧賓奪主的意思,第一幕《結緣蒙古草原》很快就進入到舒展奔放的蒙古舞的歡快場景中。草原千戶長的女兒薩仁與額吉,發現了被暴風雪襲擊而奄奄一息的馬可·波羅父子,并請來薩滿做法。在神秘激情的薩滿舞中,馬可得到治愈。薩仁與馬可的一段雙人共舞,與草原春暖的情境與心情相互映照,愛情的花朵也悄然綻放。

              第二幕《初識元上都》分為《狩獵》和《宮廷》兩場。第一場描述馬可告別薩仁前往元上都,在森林中遇到被豹子攻擊的真金太子。兩個人合力殺死豹子,也結下真摯的友誼。這段舞將士兵陣操、彎弓射獵及持矛刺豹的一系列激烈動作化入肢體語言,在造型上成功地表現了千鈞一發的驚險和化險為夷后的喜悅。第二場馬可·波羅父子隨真金太子來到元上都謁見忽必烈大帝,受到款待。宴會上集中地展示了各種民族舞:宮廷舞、頂碗舞、拂塵舞、印度舞……顯示出“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的繁盛、博大、包容與開放。不同宗教與民族共同生長、枝繁葉茂的景象,讓馬可·波羅父子驚嘆不已。第三幕馬可·波羅作為欽差大臣赴各地考察的“巡游南方”,也分為兩場:《汴京》和《江南》?!躲昃芬粓鲆郧迕魃虾訄D為背景,展示了繁華商業都市百業興旺、游人如織的民俗場面。文人士子雅集書會,農工商賈百藝共生,通過回旋鏢、頂技、變戲法等雜技元素和舞蹈結合在一起,渲染了熱鬧喧騰的市井生活?!督稀芬粓鰟t放在了煙雨揚州,詩情畫意,婉轉悠揚。如果說第二幕突出世界性因素,第三幕則突出了中國的多元文化和自然風光,兩者共同構建了一個盛世的燦爛新世界。

              第四幕《告別中國》的場景設置在泉州港,同樣鋪陳了高麗人、日本人、阿拉伯人、波斯人、印度人等一系列的形象和文化符號。馬可·波羅受命護送蒙古公主遠嫁波斯,在此與薩仁做最后的訣別。音樂與舞蹈配合著斷魂愁腸,掀起了兩人從草原初遇到江南再見再到離別的三場舞的層疊效應。情緒不同,舞蹈的風格也相應做了改變,將蒙古民族舞與西方現代舞的元素銜接在一起。最后的《尾聲》,年邁的馬可·波羅在威尼斯遙想大元帝國往事,鴻雁的民歌奏起,從天而降的雙人綢吊舞蹈象征著纏綿的思緒與情感,既浪漫又凄婉,既抽象又具象,將整個舞劇推向了高潮。

              《禮記·樂記》稱“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馬可·波羅傳奇》通過配樂內化了這一點。同時,場景上橫跨亞歐大陸,不僅有水上城市威尼斯、壯闊的地中海、內蒙古草原的寒冬與春色、繁盛的元大都,還有欣欣向榮的中原街頭、婉約秀麗的江南;在舞蹈設計上囊括了中國少數民族、中亞、南亞乃至中世紀歐洲的文化元素。這一切關于往昔的記憶與虛構,都以多元共生共榮的表征,指向著當下關于“中國夢”的盛世想象。當然,可能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整個舞劇沉浸在一種昂揚的氛圍之中,高潮連連,在觀眾的觀感而言,可以更多體會到盛大輝煌的氣象,但也因此較少有情緒的起伏。這也算是白璧微瑕吧。


              《遙遠有多遠》劇照.jpg

              廣東省代表團·話劇《遙遠有多遠》劇照


              《遙遠有多遠》:青春是一樣的煙火


              從2000年9月開始,作為國家援疆政策之一,在北京、上海等12個經濟發達城市的13所一類高中開辦了“內地高中班”,讓新疆少數民族學生在內地接受高中教育。這項舉措的意義不僅在于教育這單一層面,對于培養邊疆民族地區人才起到了積極作用,對不同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也起到了以點帶面的輻射性效應。

              長久以來,關于“內高班”的題材,只有2015年天山電影制片廠拍攝過一部電影《夢開始的地方》,講述在上海的內高班學生的故事。話劇《遙遠有多遠》則是以廣東某高中內高班為中心,講述了一群學生的青春故事?!哆b遠有多遠》定位青春話劇,可謂別出心裁。憨厚誠信的克里木江、羞怯可愛的阿孜古麗、哈薩克馬背少女英姿颯爽的庫里曼、頑皮聰明的伊力亞、機智幽默的佟僥……這群來自新疆和廣州兩地的維吾爾、哈薩克、漢等民族的少男少女,各具個性,又身處相通的社會語境,共同呈現在一片藍天下的青春故事。

              高中生活并沒有太多戲劇化的跌宕起伏,因而整個話劇呈現出一種生活流的狀態。然而在散點敘事之中,依然通過軍訓、阿孜古麗因為自卑而要退學、庫里曼患病等情節營造出了幾個高潮,構成了一個個小型“通過儀式”,分別對應團結互助、樹立自我、自強自立。值得注意的是,劇中的主要角色扮演者都是漢族,他們的“方法派”式的表演,無論從特殊語調到姿態和神態都自然而寫實,很容易讓觀眾感同身受地代入。相信每個人都會被庫里曼面臨截肢時所說的話所感動,這個哈薩克族少女勇敢地宣稱,即便只剩下一條腿,也會是草原上最優秀的騎手。這是成長經歷,也顯示了具有普遍性的逐步深化的自我認識與他者認知的過程。

              在一些時下流行的刻板印象或青春敘事的文藝作品中,往往集中于內地,情節又多在校園愛情、叛逆與成長上面,很大程度上忽略了來自邊疆地區的青春,似乎他們的青春無跡可尋,沒有故事。這種“邊緣化”無疑是一大缺漏?!哆b遠有多遠》彌補了這個缺憾,讓曾經一度被邊緣化的青春同樣得以展示,并且一反“致青春”、“同桌的你”之類的頹廢與懷舊,也沒有刻意搞笑或制造高潮,而是讓青春的健康、活力與理想主義像一股清新之風拂面而來,讓我們看到了樂觀積極的“正能量”。

              “遙遠”指涉的是地理空間問題,同時也預示著心理與精神上的疏離與誤解。這些距離感最終都在關愛、理解中得到了化解,就像最后眾人的作文中一個同學所說:只要有愛,遙遠就并不遠。

              愛的具象表現在音樂的巧妙運用上,突出體現在張阿姨看護病房中的庫里曼時,唱起粵語的廣府童謠《月光光》:“月光光,照地堂;蝦崽你乖乖睡落床”。這首歌謠雖然是海洋文化的產物,卻也可以安慰草原上長大的游牧民族的孩子。推衍開來,它同樣也能夠安慰來自所有地域的孩子,這就是藝術的人類共同情感性。而當結尾“新疆魅力公主組合”(Shahrizoda)改編自民歌的《歡快的跳吧》熱烈地響起來的時候,所有人都被鼓動起來。這首烏茲別克斯坦歌手改編的維吾爾族民歌,本身就是全球化時代多民族傳統文化與流行文化融合的產物。它在這群新疆孩子第一次踏上南下列車的時候就響起過,最后再次唱起來的時候,已經是孩子們化蛹成蝶、人格蛻變后的歡樂頌歌。

              本劇并沒有陷入少數民族與漢族交往題材中常見的那種文化沖突和沖突化解的套路。從西北的新疆奔赴東南沿海的廣州開始新生活的少數民族同學與漢族本地同學,從一開始就沒有太多來自民族、語言的差異所造成的文化震驚效應,他們共同面對的是來自青春的共有經驗。那些青春期的叛逆、迷惘、向往、沖動、想象,根植于人類的共通性。個性在集體中都化作普遍性的青春。并不是“我就是我,是不一樣的煙火”,而是“我就是我,我們在一起,青春是一樣的煙火”。這種“同時代性”避免了異域風情化和符號化,讓生活的質感落在實處,是少數民族文藝創作中值得提倡的趨向。


              《絲路天歌》:仁愛與和解


              大唐貞觀二十年,唐太宗李世民親臨靈州(今寧夏吳忠)會見各族首領,開啟了大唐與西北少數民族和平相處共同發展的旅程。話劇《絲路天歌》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講述一群行走在沙漠中的人們之間的恩怨糾葛。他們中有游歷塞外將要回到長安故鄉的漢族青年李岑及其戀人、突厥與漢人混血的女孩貞兒,流亡的黨項族拓跋老人和他的兒子拓跋天虎和拓跋花,拓跋氏的仇敵、受命松贊干布去朝見唐王的吐蕃人贊巴及其仆人多桑,波斯商人及其向導……這群人因緣際會,在飛沙流雪中相逢,于狂風古道上同行,上演了愛恨情仇的博弈以及最終走向和解的悲喜劇。

              拓跋氏與吐蕃人之間的世仇是情節的主要推動力。天虎一次次想復仇,而拓跋老人在親歷了一次次仇殺和親人死亡之后,認識到報復只會帶來更多的仇恨。拓跋花恰恰又與贊巴是青梅竹馬的戀人,這讓隔閡、戒備、敵對、悲憫與寬恕之間的拉扯尤具戲劇張力。純潔善良的貞兒在勸解天虎與贊巴的廝殺時被誤傷而死,進一步激化了人們之間的分崩離析。直到狼群來襲,在共同的生死關頭,同情與愛最終戰勝了狹隘的隔膜與恨。人們彼此之間同心協力、相互救助,終于逃出險境,最終拓跋、贊巴與李岑之間彼此諒宥,一起奔往靈州拜見天可汗。

              這是“在路上”式的話劇,焦點分別設置在沙漠相遇、酒館爭斗、狼群襲擊和山洞和解。情緒層層推進,最后達到高潮與結局。舞臺設計的別具一格,鐳射投影逼真地呈現出一幕幕蒼涼雄渾、大氣恢弘的背景,沙漠、荒堡、邊城、雪山、黃河以其壯美之姿,烘托出人物的命運與遭際的慷慨悲壯。幾首插曲也用得恰到好處,貞兒清脆嘹亮的歌聲表達了對新生活的向往,更使得她半道的犧牲令人憂傷痛心。而最后眾人齊唱的頌歌,則顯示了在化解恩怨、親如一家后對于仁愛與和平的美好愿景。狼群的出現則以現代舞的形式呈現出來,達到了出人意料而又視覺極佳的舞臺效果。其中還自然地穿插了賀蘭山巖畫這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元素。這些形式上的探索,顯示了民族歷史話劇的創新意識。


              綠皮火車 (1).jpg

              安徽省代表團·泗州戲《綠皮火車》劇照


              《綠皮火車》:夢想的力量


              泗州戲原名拉魂腔,流行于安徽淮河兩岸,與魯南、豫東的柳琴戲、蘇北的淮海戲一定的血緣關系,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這種有著二百多年歷史的劇種如何在新的時代進行傳承,不僅要保留其精粹,關鍵還要有創新。畢竟“活魚要在水中看”,創新才能保持生生不息的活力?,F代泗州戲《綠皮火車》,可以說在題材與技巧、內容與形式、故事與唱腔上都做了革新性的努力。

              《綠皮火車》取材當下生活,以一輛開往小梅村的春節農民工返鄉的綠皮火車為主線,輔之以回憶與敘述,穿插了在花店打工的畬族姑娘小惠與城市男孩孟歌的愛情副線,不同的時空一實一虛。實線是車廂封閉空間中各民族回鄉民工的群戲,月嫂、送奶工、建筑工、裝修工、剪紙婆婆,各自帶著故事,異鄉打拼雖然艱辛,但到年終仍然帶著收獲和喜悅,憧憬著未來的生活。虛線則是小惠與孟歌的一見鐘情,陷入熱戀,但遭到來自傳統門第、世俗眼光、功利目的考慮的孟母的反對。這個過程中,關于城鄉差別、剩男剩女和當代婚姻觀念的沖突成為接地氣的橋段,也折射出當代情感結構與婚戀價值的轉折。

              《綠皮火車》創新之處在于,它將新農民/新工人的時代話題納入進來,并且扭轉了傳統中男女角色的位置:女方成為主角,盡管在社會地位、文化教育、經濟收入等方面處于弱勢地位,但在品質、道德和認知上并不遜色。小惠作為一個新一代農民工的形象,在與孟母見面時毅然主動提出分手的時候得以確立:她并不是一個被動接受命運施舍的弱女子,而是有著獨立人格與明確愿景的女孩——希望將城市里獲得的經驗用于改造家鄉的面貌,而不是沉溺一己哀愁或祈求單一情感?;疖嚿系拿窆ば稚└运麄兊臉酚^與積極鼓舞了小惠,使她在辭舊迎新的關頭樹立起新的信心和希望。

              戲的主題圍繞“夢”展開,在泗州戲的段落里羼入了花鼓調和山歌的元素,通過一再復沓式的吟唱,一步一步深化向往美好生活的“中國夢”。孟歌與小惠的愛情就是一個具體的“夢”,而最終孟歌沖破世俗的束縛,在除夕之夜趕到小惠的故鄉相聚,在畬鄉對歌跳舞的歡樂中重歸于好,正是這個夢的體現。當然,現實中這種城鄉差別依然存在,桎梏著人們觀念的種種外在枷鎖并不是輕易就能夠被打破。然而惟其如此,“夢”才顯得如此珍貴和富于理想主義的色彩。只有懷抱夢想,才有前進與改進的動力。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綠皮火車》是一曲當代急劇變化的火熱生活的贊歌。它就如同行進中的中國,于除夕之夜構成關鍵性的時間節點,在辭舊迎新之中舊的綠皮火車即將更新換代,召喚著新的生活。全劇洋溢著由不同民族和地域性元素帶來的幽默氣息,與男女主角感情受挫時的傷感情緒形成映照和節奏調節,最終在喜氣洋洋的氛圍中結束,給觀眾帶來“合家歡”的快樂,體現了夢想照進現實的力量。


              IMG_9172_副本1.jpg

              湖北省代表團·音樂劇《黃四姐》劇照    崔均/攝


              《黃四姐》:民歌的新生命


              作為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廣泛流傳的土家族民歌經典,《黃四姐》以喜花鼓的明快節奏和生動歡樂的情愛內容,表現了青年男女互相愛慕追求、饋贈定情信物的情節,傳唱百余年經久不衰。我曾幾次去恩施及宜昌一帶做田野調查,所遇到的人幾乎都會唱《黃四姐》和《六口茶》,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新編鄉村音樂劇《黃四姐》在這首民歌的基礎上附會想象、踵事增華,將愛情的基調與眾人齊心協力建造彩虹橋抵御大洪水結合在一起,既清新活潑又意蘊深厚,賦予了其新的生命。

              起于桑間濮上、瓜田李下的情歌,往往帶有生命的原始沖動色彩,樸野、直白甚至帶有明顯的挑逗意味。如何讓這種難登大雅之堂的原生態民歌獲得雅正基調,而又不失原本的生機,就考驗著改編者的創造力。

              《黃四姐》分為三幕十個部分,先由定場歌拉開序幕,將黃家四姐妹和漢家貨郎、大姐夫四川棒棒、劁豬匠、覃木匠等人物關系展演出來。然后由石門寨發大水,進入修橋的敘事之中。架橋是石門寨的大事,貨郎恰恰是“掌墨師”的傳人,自告奮勇為造橋畫圖,因而與黃四姐結緣。黃四姐則由傳統民歌中的村姑設定為寨里黃記罐罐茶茶館的看家人,兩個人在茶館中借歌傳情,又在女兒會上以歌為媒,在風雨中送別。黃老爹卻因為外鄉大女婿的出走而不同意兩個人的愛情,但這阻礙不了他們的心心相印。黃四姐到河邊找到畫圖的貨郎,唱起動人的戀歌《鬧五更》。就在憧憬幸福的時候,卻發生晴天霹靂——從四川找到大姐夫的貨郎因為救黃四姐被大水沖走。寨中人為貨郎跳起了土家人的喪舞撒葉兒嗬,黃四姐不相信貨郎已死,終于在下游的山洞中找到了他。尾聲里大橋修好,眾人唱跳起經典的喜花鼓,在優美動聽的歡笑聲中迎來喜悅的慶典。

              “貸郎我把鼓搖哎/四姐我把手招哎/要買絲線繡荷包啰/你要的個東西嘛我知喲道啰/嘿喲衣兒呀兒喲/你要的個東西嘛我知喲道啰/黃啊四姐哎/你喊啥子嘛/我給你送一根絲帕子哎/我要你一根絲帕子干啥子嘛/戴在妹頭上啊/行路又好看啦/……”這個活潑歡快的主旋律貫穿始終,復沓的形式讓每段唱詞與情節互相補充。在唱腔表現上,《黃四姐》采取原生態唱法與通俗唱法相結合,唱詞對話運用恩施方言,大量運用土家族五句子歌詞體、歇后語、俚語、諺語,營造了輕喜劇般效果。劇中還融合了《抬工號子》《撒葉兒嗬》《滾龍蓮湘》等三峽土家民俗與巴人舞蹈,以及《六口茶》《哭嫁歌》《鬧五更》等土家民歌,并且在燈光特效上加入了大峽谷、吊腳樓等恩施本地景觀,立體展現了“土風土語土家情”。

              造橋的情節是劇作進行的最大的改編和補充,從而擴展了音樂的表現空間,使得各種土家文化元素得以有機地充實進來。彩虹橋是土家山寨的生活生產以及與外界溝通的實際需要,也表達了石門寨與外地、土家人與漢家人之間心靈的橋梁。正是橋梁的建造使誤會得以化解,而不同民族男女之間的愛情得以終成眷屬?!俺杈统S四姐,喝茶就喝六口茶,今天唱噠明天唱,今年采噠明年發,好人好夢在土家!”這種創造性的改變,讓文化遺產的傳承有了鮮活的載體和形式,既保留了精髓又適應當代觀眾的口味,取得了很好的觀賞效果,也可以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提供有益的借鑒,客觀上也宣傳了當地文化,可謂一舉三得。


              00IMG_2147.JPG

              山東省代表團·呂劇《蘭桂飄香》劇照


              《蘭桂飄香》 :用傳統形式講當代故事


              呂劇是由山東琴書(說唱揚琴)、因化裝琴書(化裝揚琴)發展而來,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其曲牌多數來自民間小曲,如蓮花落、羅江怨、疊斷橋、靠山調等。如何用這種傳統地方戲種講述當代中國故事,濱州呂劇團的《蘭桂飄香》做出了一個范例。

              這出劇以無棣縣伊德圓集團總經理從桂蘭的創業故事為原型創作而成,展現了女主人公在經濟社會發展進步的時代大潮中,創業敬業、誠信友善、帶動群眾共同致富的優良品質。以從桂蘭為代表的民營企業家的成功,是黨和國家民族政策惠及少數民族個體的縮影,彰顯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回族女孩從桂蘭祖祖輩輩都生活在渤海灣,在貧困的生活中她有自己的夢想:白馬王子、牛羊滿圈、辦工廠、掙大錢……但現實中,她的婚事還是被抓鬮抓上的:宰牛師傅張一刀的兒子張金鎖在從桂蘭、沙鳳英、米莉三個女孩中舉棋不定,只能靠抓鬮選擇。這為后來的丈夫出軌埋下了伏筆?;楹?,從桂蘭很快顯示出商業天賦,她開辦了皮革廠。為解決技術難題,她靠做新娘時候給親戚磕頭掙來的98元喜錢,擺宴感動了馬口鐵師傅。在敘述這些橋段的時候,《蘭桂飄香》將地方戲特點融合進來,公公張一刀是傳統呂劇中的丑角,幽默風趣,充滿了生活氣息。新婚之夜夫妻倆共話未來的時候,還夾雜了流行歌曲《我的未來不是夢》。這些嘗試應該說都取得了預期的效果。

              這部劇的亮點在于保留了生動活潑的民間敘事基調,配角尤其搶戲,像張一刀這個精明小氣的人物,一舉一動都滑稽搞笑,起到了調節正劇氣氛的作用。劇作還善于用細節刻畫人物,比如一開場從桂蘭坐車遇雨,眾人都說不是好兆頭,桂蘭卻說春雨貴如油;車子無法過河,眾人說新娘子不能第一天就下地,桂蘭卻不管,自己脫鞋趟過去。這充分體現了她不落俗套、敢闖敢干的個性。最后她與沙鳳英的和解,也顯示了傳統美德在構建和諧社會中的作用。

              改編現實題材面臨的關鍵問題是材料取舍,如何從故事中提煉出集中凝練的主題?!短m桂飄香》把從桂蘭先后辦福利廠、皮革加工廠、電子科技園的事業虛寫,而以她的家庭與事業的沖突為實寫。劇情集中在寬容與和諧的主題之上,更利于舞臺表現。只是后半部的劇情進展過快,有些虎頭蛇尾之感。這是需要繼續打磨的地方。


              2016.9.4松贊干布-胡科攝影 (56).jpg

              青海省代表團·藏戲《松贊干布》劇照    胡科/攝


              《松贊干布》:借古說今話統一


              藏戲《松贊干布》截取松贊干布從繼位到統一吐蕃、唐蕃聯姻的歷史,通過武功與文治雙線并進,講述了藏地各部落之間從分裂到統一的過程?!把堇[歷史為劇之核心,先祖松贊干布悅耳聲,妙音傳遍世界之祈愿,伴隨萬千喜悅呈吉祥”。這是一個主題明確的設定,但在情節與形式上卻具有莎士比亞的悲劇意味。

              13歲的松贊干布臨危受命,繼任一統吐蕃大業之初,就置身于陰謀與叛亂之中,涉及到內部與外部多方力量之間的博弈。復雜的情節是歷史劇常見現象,如何化繁為簡、舉重若輕,則見編劇的功力。為了突出人性與形象刻畫,本劇將征戰部分抽象簡化處理,而著力于文治的刻畫。松贊干布派去天竺的吞米桑布扎創制了藏文。因為他認識到僅有武力難以長治久安,而“文字可以書寫國政律法,文字可以起草安邦樂典,點染智慧之陽光”?!罢搪煞ǖ於ńy一根基,政通人和國家興旺發達,創制文字開創吐蕃偉業,拯救藏地脫離黑暗深淵?!边@顯然觸動了守舊貴族的利益,也讓很多人難以理解,對青年教育造成了很大的破壞。關鍵時刻,松贊干布以身作則,拜吞米桑布扎為師,從而使推行文字學習這場沒有廝殺的戰爭獲得了勝利。

              12年里,吐蕃內亂徹底平息,松贊干布終于實現了祖輩向往已久的統一大業,先后迎娶了尼泊爾赤尊公主和大唐文成公主,迎來了歷史上一個繁榮與和平的盛世。就像甲魯所唱:“愿大統一為吐蕃帶來繁榮,愿大統一給世界帶來富強,愿大統一為中華民族帶來吉祥,愿和諧祥瑞奠定統一繁昌,國泰民安幸福長久永恒!”整部戲圍繞“大統一”的主題,在武力征討之外,特別強調文化認同和消弭內亂的重要性,形成了一個借古說今的隱喻。

              因為劇情過于復雜,時間線又太長,有限的舞臺空間與時間很難完成整個劇情,這就必然使戲劇敘事性不足,情節的推進更多靠人物對白和旁白,顯示了它稚拙的一面。但總體而言,主題還是得以顯豁呈現,吐蕃歷史上的重大事件與著名人物也形象化地予以表現。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0
              日日av拍夜夜添久久免费
                  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