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
            1.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
              宋詞:彰顯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底氣

              放眼世界,11—13世紀,西方歐洲各國還處于野蠻黑暗的中世紀,而東方中國,繼唐代之后,又邁向人類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新高峰,并且在文學領域創造出可與唐詩、元曲相媲美的宋詞。洋洋大觀的宋詞,以多元的視角、豐富的內容、深沉的思想、廣泛的傳播,標志著當時人類文明和藝術水準所能達到的高度,為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建設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頁,也在世界文學史上綻放出別樣的光芒。

              1000多年來,宋詞,理所當然地成為生動而鮮明的中華文化符號,繪就了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最美底色。


              崇高的精神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發征夫淚。

              1042年秋,宋代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和卓越的軍事家范仲淹在慶州(今甘肅慶城縣)寫下這首《漁家傲·秋思》,表達了對邊疆永久和平安寧、戍邊將士都能回鄉過上安逸祥和生活的深切愿望以及為保家衛國不惜犧牲自我的精神。

              和為貴,中華民族是熱愛和平的民族。漫長的歷史歲月里,盡管民族之間有時也會有矛盾沖突,但和平和諧始終是主流。就如同這首《漁家傲·秋思》一樣,浩如煙海的宋詞中不乏頌揚和平、友愛之作。

              1040年初,范仲淹被朝廷派到西北鎮守邊關,任陜西路軍事副總指揮兼延州(今陜西延安)知州,很快就穩定住前線的局勢,半年后調任慶州知州并負責環慶路的軍事防務。期間,他力主改善與周邊少數民族的關系,開展互市貿易,加強各民族之間的往來與交流,使得所負責的防區逐步安定。但大宋和西夏仍時有沖突,且都以宋軍敗退告終。對此,范仲淹“痛心疾首,日夜悲憂。發變成絲,血化為淚”(《讓樞密直學士右諫議大夫表》)。盡管十分思念家鄉和親人,但使命未竟,他仍主動留在邊關為國分憂?!稘O家傲·秋思》中的“燕然未勒歸無計”,就表現了他和將士們內心期盼與愿望不能實現的矛盾。其實,對于主帥范仲淹來說,“歸無計”,不是被動的不能歸,而是主動的選擇不歸。第二年,范仲淹五次推辭宋仁宗讓他回京城任樞密副使(相當于副宰相 )的調令,希望繼續留在西北,待全面完成部署、實現既定戰略目標后再回朝廷效力。即便回京任職后,當朝廷需要之時,他又主動再度赴邊戍守。

              這種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崇高精神,在《漁家傲·秋思》中得到充分體現。甚至可以說,《漁家傲·秋思》就是這種精神的前奏曲。1046年,范仲淹在《岳陽樓記》里寫下“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千古名句,而其精神的形成卻是在這之前的延州、慶州等地。尤其在慶州,他全面踐行了“先憂”“后樂”的精神,《岳陽樓記》只是把這種精神進行了凝煉概括和對外宣示。

              不止范仲淹,南宋詞人辛棄疾更是具有“事有可為,殺身不顧”(《淳熙己亥論盜賊札子》)的愛國情懷和自我犧牲精神。

              作為宋詞巔峰代表和所存詞作最多的詞人,辛棄疾藝術風格多樣,以豪放為主,現存詞600余首。其詞抒寫滿腔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吟詠祖國大好河山的壯美,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他的《滿江紅》唱道:

              漢水東流,都洗盡髭胡膏血。人盡說君家飛將,舊時英烈。破敵金城雷過耳,談兵玉帳冰生頰。想王郎結發賦從戎,傳遺業。腰間劍,聊彈鋏。尊中酒,堪為別。況故人新擁,漢壇旌節。馬革裹尸當自誓,蛾眉伐性休重說。但從今記取楚樓風,裴臺月。

              這首《滿江紅》是辛棄疾送友人從軍而作。友人的家族本有從戎殺敵的傳統,祖上有飛將李廣,其投筆從戎是承續家風、傳承遺業。送別時辛棄疾勉勵友人“馬革裹尸當自誓”,用的是漢代馬援的典故。這既是激勵友人,也是自勉,體現了辛棄疾勇于犧牲的英雄本色!


              超凡的智慧

              或許鮮為人知,宋詞不僅展現出崇高的精神、光輝的人格,也富有洞悉宇宙人生的超凡智慧。比如,早在16世紀中葉歐洲天文學家哥白尼提出日心說300多年前,辛棄疾就感悟到月亮是繞著地球轉動的,并在《木蘭花慢》中用形象化語言描述了他對這一天象的想象:

              可憐今夕月,向何處、去悠悠。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影東頭。是天外空汗漫,但長風浩浩送中秋。飛鏡無根誰系,姮娥不嫁誰留。謂經海底問無由?;秀笔谷顺?。怕萬里長鯨,縱橫觸破,玉殿瓊樓。蝦蟆故堪浴水,問云何玉兔解沉浮。若道都齊無恙,云何漸漸如鉤。

              那是1197年的中秋,辛棄疾跟朋友痛飲達旦,拂曉時分有客人說,前代詩詞有寫“待月”而沒有寫“送月”的。辛棄疾創作一向勇于創新,于是便用屈原的《天問》體寫下這首既充滿宇宙想象又富有人間情懷的曠古奇作。

              今晚的月亮去哪了?詞人連發八問,看似散漫,實則都是圍繞送月、落月來構思落筆。開篇寫月亮西沉,結句寫月亮變小如鉤,首尾呼應。蘇軾《水調歌頭》的想象夠浪漫奇特了,但只寫到月宮的瓊樓玉宇,而《木蘭花慢》則從地球的這邊寫到那邊,從海底寫到太空,從人間寫到仙界,從嫦娥寫到玉兔,將詞人獨特的想象感悟與神話傳說有機結合,營構出奇幻瑰麗的境界。難怪,王國維《人間詞話》說辛棄疾“詞人想象,直悟月輪繞地之理,與科學家密合??芍^神悟?!迸麻L鯨觸破月中玉殿瓊樓,又表現出詞人對世間美好事物的深沉關愛和心系萬物的博大胸懷。

              辛棄疾還具有超前的生態文明意識。他的《鵲橋仙·贈鷺鷥》說:

              溪邊白鷺。來吾告汝,溪里魚兒堪數。主人憐汝汝憐魚,要物我欣然一處。

              白沙遠浦。青泥別渚,剩有蝦跳鰍舞。聽君飛去飽時來,看頭上風吹一縷。

              家門口的小溪里,白鷺天天飛來找食吃,弄得小魚小蝦都快絕跡了,鄉野生態環境和生物多樣性被破壞。于是,辛棄疾深情地對溪邊白鷺說了上述那些話,期盼魚蝦跟白鷺、白鷺和我“欣然一處”!他又為白鷺支招,說遠處的白沙浦、青泥渚,魚蝦泥鰍多的是,任你去吃飽了再回來。

              詞人與白鷺對話,語氣平等親切,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考慮周到、兩全其美。既告訴白鷺不要把溪里的小魚蝦吃光,要休漁放養,還告訴它另謀求生之法;不光是禁,還有導,既保護水溪的生態平衡,又給白鷺指明新的出路。八百年前的大英雄辛棄疾的生態理念、環保智慧值得我們學習。

              而作為文人抒情詞傳統的最終奠定者,詞人蘇軾當之無愧屬于智者,對世事人生有著深刻的洞悉。其名作《定風波》,更表現出樂觀豁達的人生態度以及對世間萬物的透徹感悟。詞前有小序說: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詞。

              沙湖,在黃州(今湖北黃岡)城東的道仁湖。暮春時節,蘇軾一行在湖邊遇陣雨,同行者倉皇失措,而他則從容淡定,不覺得有什么可擔憂的?!巴小迸c“余”,表現出不同的人生態度。因為蘇軾已經看透人生和自然,陰晴雨雪是正常的,又是不斷變化的,有雨必有晴,所以下雨時沒有必要驚慌。這都是一個過程,周而復始。人應該順應自然,坦然面對自然的變化。其《定風波》寫道: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厥紫騺硎捝?,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樹林里遇到陣雨,同行者紛紛跑去躲雨,而蘇軾則沉醉于欣賞雨穿林葉之態、雨打樹葉之聲。遇場雨慌什么、怕什么?再大的雨也會停止,不妨瀟瀟灑灑、從從容容地雨中行。所謂“嘯”,乃撮口吹哨,魏晉時期流行的一種口技。東晉名士謝安愛吹口哨,且神態很瀟灑,人們紛紛效仿,于是“嘯”就成了時尚。而“吟嘯”,是暗用謝安泛海遇巨浪的故事。有一次,他跟王羲之等友人劃船到大海里游玩時突遇臺風,忽而浪尖忽而浪底,友人驚嚇得趴在船底,嚷嚷著快回岸上去。而謝安巍然不動,越發地精神抖擻,“吟嘯不言”。蘇軾用這個典故,意思是說,人家謝安連狂風大浪都無所畏懼,咱們遇到一場小雨有什么好怕的?雨中正好體驗人生,不妨瀟灑走一回!

              “一蓑煙雨任平生”,象征著對人生的風雨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遇挫折磨難、經風歷雨,不可怕,怕的是沒有心理準備。蘇軾以此宣示,他有了心靈的“蓑衣”,隨時準備迎接人生的風雨。任憑風吹雨打,我自從容淡定,不亂于心,不亂于行。因為蘇軾已然領悟到,挫折坎坷是人生必經之路。有了這種心理準備,一旦遇上逆境,便能從容應對,不懼怕,也不放棄。

              不僅僅是心態上做好了應對人生風雨的準備,蘇軾在方法上也形成了一套消解失意苦悶的心理公式:“譬如當初”。何謂“譬如當初”?人的痛苦往往是失落的痛苦,擁有的地位、財富、榮譽、名利失落了,或者被硬生生地剝奪掉了,就會特別痛苦。于是,蘇軾會把自己的心態恢復調整到尚未擁有之前的狀態。從湖州(今屬浙江)知州貶謫到黃州,社會地位落差很大,原來擁有的官職俸祿等等都沒有了,至少是降低了很多。蘇軾最初也很痛苦,但轉念一想,“譬如當初”我是黃州一個沒有及第的秀才,人家世世代代在這里生活,不也過得自在安逸,難道我就過不下去嗎?這樣想,心里就會坦然,不再有那么多的失落了。這就叫“譬如當初”,是蘇軾發明的自我安慰的方法。后來貶到海南島,他又如此自我開解。把遇到的挫折磨難,當成磨煉意志品德的絕好機會,不僅不會感到痛苦,而且會覺得心里敞亮。這就是蘇軾“一蓑煙雨任平生”帶給我們的啟示。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薄按蠼瓥|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蘇軾對人生有著透徹的感悟。不僅是失意不懼,得意也一樣泰然處之。與大自然一樣,得失、榮辱、升沉都是人生共有的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無論順境、逆境,來了就坦然面對、從容接受。所以,“無風雨”可貴,“也無晴”更是一種境界,而且尤為可貴?!皩櫲杞酝?,才算真正步入人生的化境,才是真正的達觀者。飄逸超然的《定風波》詞章,何嘗不是蘇軾卓絕脫俗的人生態度和智慧的真實寫照。


              卓越的追求

              宋詞之所以能繼唐詩之后自成又一座文學高峰,離不開無數詞人追求卓越、不斷進取。其中,女詞人李清照突破傳統的創新精神尤為難得。作為女詞人,不僅要突破詞的創作窠臼,還要突破當時人們不認可女性創作的陳舊觀念。

              在宋代,女性創作是件“丟人現眼”的事。與李清照同時的朱淑真有《自責》詩說:“女子弄文誠可罪,那堪詠月更吟風。磨穿鐵硯非吾事,繡折金針卻有功?!闭Z氣里充滿自嘲、自責、自負,更多的是無奈。生性爭強好勝的李清照卻頂著社會輿論的沉重壓力,以無畏勇氣突破傳統的束縛,要在男性天地里打拼出屬于自己的一片江山。她專心又精心地寫詞賦詩, 誠如《打馬圖序》所說:“專則精,精則無所不妙?!?/span>

              “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漫有驚人句?!崩钋逭盏脑~創作,力求奇思妙想,定要寫出能讓人驚嘆的奇句、讓人敬佩的佳作。跟玩博弈游戲一樣,她玩什么都要爭先,干什么都要干出第一流。她的《漁家傲》詠梅花詞說“此花不與群花比”,《鷓鴣天》詠桂花說“自是花中第一流”,其實這都是她人生理想的寫照。

              “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崩钋逭沼写笳煞驓飧?。她要生時偉大,死亦光榮!作為女性,在當時的男權社會里無法參與社會政治活動,閨門之外的事干不了,閨門之內的文學藝術還不能自由創造!既然無法在事功方面做“人杰”,那就在創作上做“詞杰”!果然,她的詞作開拓出全新的藝術世界。比如她的《醉花陰》:

              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這首詞寫相思,但跟別的男性詞人寫相思不一樣,是寫妻子對夫君的思念。離別之人,一般都是長夜難熬,可李清照跟丈夫分別之后“愁永晝”,覺得白天太長,時間難熬!詞的上片開頭二句,像是兩個鏡頭:一個寫戶外的云氣,一個呈現室內的香味。鏡頭從戶外移到室內,暗示女主人公、也就是李清照獨自坐在書桌前發呆,看著旁邊香爐里的香慢慢地燃燒,時間慢慢地消磨流逝。

              “佳節又重陽”的“又”字,看起來很普通,但包含幾層意蘊。每逢佳節倍思親,“又”字可理解為從元宵之后到清明節、到端午節、再到中秋節,現在“又”到重陽節,每遇一節她都在思念;還可以理解為去年的重陽沒見面,到今年重陽“又”沒相聚?!坝帧弊?,可以是時間的延續,也可以表示時間的重復?!坝裾砑啅N,半夜涼初透”,睹物思人,李清照獨自一人睡在床上,越睡越“涼”。這個“涼”,不僅是身體的寒冷,更是心理的凄涼,乃至更復雜的況味。

              下片把場景回轉到白晝。黃昏后東籬把酒賞菊,到晚上衣袖里依舊留存著菊花的清香。對花自飲,顧影自憐。有感傷,但不失瀟灑?!叭吮赛S花瘦”,是人中有花,花中有人,人花相襯,人花爭艷。這既寫出了自己身形體態的變化,又巧妙地刻畫出深入骨髓的相思和夫妻間的綿綿情意,在相思詞中別開生面。

              李清照追求一流的藝術、一流的境界,從文學和精神兩個方面極大地影響了當時及后世,獲得廣泛的認可。跟李清照同時的王灼,在其詞話著作《碧雞漫志》中評價道:“自少年便有詩名,才力華贍,逼近前輩,在士大夫中已不多得。若本朝婦人,當推詞采第一?!崩钋逭盏暮筝?、南宋朱彧在《萍州可談》也稱道:“本朝婦女之有文者,李易安為首稱?!娭滟?,無愧于古之作者;詞尤婉麗,往往出人意表?!泵鞔蟛抛訔钌饕哺叨日J可李清照,評價她非常杰出,不僅在女詞人中稱雄,跟秦觀、黃庭堅等男性詞人也有得一比。清初大詞人王士禎,則將李清照與辛棄疾并稱,推舉為婉約詞和豪放詞的兩大宗主。

              作為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女詞人,李清照的卓越追求,推動了宋詞的藝術進步,也成就了她的美名:生前作人杰,身后為詞雄。


              適宜的環境

              正因為有了范仲淹、陸游、蘇軾、辛棄疾、歐陽修、李清照、柳永、秦觀、姜夔等燦若群星的大批杰出詞人,宋詞才一步步走向輝煌。與此同時,宋詞的繁盛也離不開特定的社會文化環境。

              作為一種音樂文學,宋詞的產生、發展以及流傳都與音樂有直接關系。詞所配合的音樂即所謂的燕樂,又稱“宴樂”,乃多民族文化融合的結晶,主要為北周和隋以來由西域胡樂與民間里巷之曲相融而成,多用于娛樂和宴會的演奏。對詞的欣賞,首先要從格律美的角度去領略賞會。宋詞句子有長有短,便于歌唱。因是合樂的歌詞,故又稱“曲子詞”“樂府”“樂章”“長短句”“詩余”“琴趣”等。也就是說,宋詞是寫給人唱、繼而唱給人聽的,跟如今的流行歌曲有些類似。如果詞人寫出來的詞沒人唱、沒人聽,就失去了賴以存在和發展的社會基礎。某種程度上,社會有強大的需求,才能廣泛持續地激發詞人的創作熱情。而宋代發達的經濟基礎和民眾愛樂愛歌的社會風尚,促成了宋詞的發展繁榮。那么,宋朝人是通過什么途徑、方式來欣賞潮流歌舞的呢?

              經濟條件較好的家庭,特別是士大夫家庭,都會養幾名歌手舞女,專事歌舞表演、提供娛樂服務,歐陽修、蘇軾等大文豪家里就都有歌妓。宋朝不但私人有家妓,官府里也有官妓。無論親朋聚會,還是官方招待,都要有樂人歌手伴以歌舞,名為“侑觴”“佐歡”。 柳永《望海潮》所唱“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描述的就是杭州市場上到處有珠光寶氣的奢侈品,家家戶戶都養著穿戴鮮艷的歌手舞女,相互競技斗巧。有些文人,窮困的時候家里養不起歌手舞女,朋友來了宴集聚會,只得到州府去借官妓來表演佐歡,蘇軾貶居黃州時便是如此。

              無論家妓、官妓,都只賣藝不賣身,而且都簽約,有固定的服務期。一般窮人家的女孩子,小時候學點唱歌彈琴等技藝,長大后到條件好的家庭或官府去表演服務幾年,簽約期滿,賺到錢后就離開,嫁人成家。這些職業的樂人歌手,都有專長和分工,彈琴、吹笛,唱歌、跳舞,各司其職。彈箏的叫“箏妓”,彈琴的叫“琴妓”,吹笛的叫“笛妓”,唱歌的叫“歌妓”,跳舞的叫“舞妓”?!纱?,可以看出當時歌舞娛樂業的興盛,進而可以想象宋代社會經濟的繁榮。

              經濟發達了,擁有更多的閑暇時光和富足的生活條件,才能來聽歌看舞,藝術地享受人生。正是有了這樣強大而持久的消費市場,宋詞也才能不斷走向繁盛。


              總之,宋代文學空前繁榮,尤以詞學成就最顯著。肇始于初唐、定型于晚唐、盛極于宋的詞,終于在詩之外別樹一幟,成為中國古代最為突出的文學體裁之一。進入宋代,詞的創作逐步蔚為大觀,產生了大批成就突出的詞人,名篇佳作層出不窮,并出現了各種風格、流派?!度卧~》共收錄流傳到如今的詞人1400多家、詞作21000多首。作為一種新興的相對于古體詩的新體詩歌,宋詞篇幅短小精悍,題材廣泛豐富,視野遼遠廣闊,主題獨特鮮明,思想深邃厚重,既寄情山水又歌以明志,言志與言情相得益彰,集雅致和通俗于一體,具有詩歌無法比擬的大眾化和傳播力。

              從范仲淹的豪邁莊嚴、柳永的草根纏綿,到蘇軾的激越豪情、秦觀的寧靜高遠,再到李清照的婉約清新、辛棄疾的慷慨豪放,具有崇高精神、超凡智慧、卓越追求等品質的宋詞,猶如中國古代文學皇冠上的明珠,璀璨奪目,永放光輝,無愧與唐詩并稱“雙絕”之譽,象征著一代文學之盛,更彰顯出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底氣。


              來源:《中國民族》2022年第3期

              編輯:江凌 張昀竹 王孺杰  流程制作:王怡凡


               

              0
              日日av拍夜夜添久久免费
                  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