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
            1.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
              詩經: 中國文學和中華文化的“元典”
              2022-02-08 15:43

              截屏2022-02-02 21.49.25.png

              孔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庇衷唬骸安粚W詩,無以言?!?/span>

              當我們沿著中國文學和中華文化的綿長雄渾之大河,回溯到它的上游時,會發現在清澈的溪流中,有許多閃耀著璀璨光彩的“寶石”。無疑,《詩經》就是這些“寶石”中最為絢爛奪目的一顆。作為我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詩經》反映了自西周早期至春秋時代中期的歷史文化與文學的基本面貌,也是先秦時代地域文化與民族文化交流融合的瑰寶。

              《詩經》的結構、產生過程及其時代

              先秦時代,是我國源遠流長而又光輝燦爛的文化經典生成期。始自傳說中的堯舜禹時期,歷經夏、商兩代,我國已積累了豐富的活態文化資源。到了周代,受益于逐漸成熟的語言文字和更加濃郁的禮樂文化氛圍,已有的和新創造的文化資源得到整合與提升,從而邁入“元典”的“軸心時代”?!对娊洝肪褪沁@些“元典”中的卓越代表。

              詩經古稱《詩》,現存305篇,在西漢時被尊為“經”,后來稱《詩經》。在“五經”中,《詩經》的文學色彩尤其鮮明,孔子時代的“詩三百”都是合樂可歌的。從傳播角度來看,《詩經》既在體例篇幅上易于承繼,又在音律韻味上利于傳揚,所以在歷代其都是我國人文教育的經典,在日本、韓國、越南等深受中華文化影響的亞洲國家也是如此。16世紀前后,《詩經》還經法國耶穌教會傳教士等翻譯成拉丁語傳入西歐,此后各國語言的譯本也不斷產生。

              從結構上看,《詩經》分為“風”“雅”“頌”三個部分。其中,“風”是來自周王朝統治下各地域的歌謠,共有十五國風,即《周南》《召南》《邶風》《鄘風》《衛風》《王風》《鄭風》《齊風》《魏風》《唐風》《秦風》《陳風》《檜風》《曹風》《豳風》,共160篇;“雅”是來自周王朝核心統治區域即王畿之地的歌曲,包括《大雅》31篇、《小雅》74篇;“頌”則是宗廟的祭祀歌曲,包括《周頌》31篇、《商頌》5篇、《魯頌》4篇。

              《詩經》中所收的詩篇,除了少數幾篇外,大部分的作者都已不可考。之所以如此,與《詩經》采集的方式有關?!稘h書》載:“孟春之月,群居者將散,行人振木鐸徇于路,以采詩,獻之大師,比其音律,以聞于天子?!保ǎ蹪h]班固撰,[唐]顏師古注:《漢書》,中華書局,2002年)大意是說,春天到來,冬閑時節群居在一起的行人們將要分散開來,準備新一年的農耕與勞作。被派到周王朝統轄地區去采集民歌的人手里搖著木鐸,在道路上奔波?;氐蕉汲呛?,他便將沿路搜集到的詩歌獻給太師(掌管音樂的主官)。經太師修改后,使這些詩歌更加合乎音律和節拍,再呈送給天子。這樣做的原因,是讓周天子能夠足不出戶而知天下之事,從而發布正確的政令,即《詩大序》里所說的“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唐]孔穎達疏,[清]阮元??保骸妒涀⑹琛っ娬x》,中華書局影印清嘉慶刻本,2009年)。

              這就是著名的“采詩說”。

              先秦時代,詩、樂和舞三位一體,是不能分割開來的。詩歌自身就包括了文本、樂曲及舞蹈。在周王朝治下廣泛采集而來的詩歌既具有獨特的地域性特點,由此又與先秦各部族產生了廣泛的聯系。

              流傳至今的《詩經》文本,據說是春秋時代后期由孔子修訂的?!妒酚洝た鬃邮兰摇氛f:“古者《詩》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禮義,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厲之缺,……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頌》之音。禮樂自此可得而述,以備王道,成六藝”([漢]司馬遷撰:《史記》,中華書局,2003年)。這個著名的“孔子刪詩說”,與孔子作為教育家和文獻學家的身份是相符的。

              《詩經》的時代上限在哪里?這個問題說法不一。目前看來,《商頌》五篇一般認為多是春秋時代宋國人祭祀先祖的祭歌?!夺亠L》中有一首《七月》,講的是豳國一年中的農事,而豳國是周民族由豳遷岐之前的墾殖之地,其時代約在公元前12世紀,正當商朝后期。但《七月》作為歌頌周人先祖的歌曲,從詩中的名物和詩句的藝術來看,還是作于周朝建立后的可能性較大。所以,將《詩經》的上限定在西周早期,大體是成立的。

              而就下限來說,《魯頌》4篇是祭祀魯僖公(公元前659—前627年在位)的;《陳風·株林》是諷刺陳靈公(公元前613—前599年在位)的;有學者認為《秦風·無衣》是秦哀公與申包胥時事,即公元前505年(陳子展:《詩經直解》,復旦大學出版社,1983年),這已經到了春秋末期,為時過晚,似乎難以取信。所以《詩經》的下限,定在春秋中期應該比較穩妥。

              “國風”:先秦地域文學的“思無邪”

              《詩經》的“國風”部分有160篇詩,分系在十五國風之下,而這十五國風又分別代表著不同地域的詩歌風格,具有鮮明的地域特色。

              20180422103799803ta.jpg

              2018年4月22日,萬人唱誦《詩經》活動在陜西省合陽縣舉行   中新社 任海霞/攝

              《周南》和《召南》,統稱“二南”,產生于周公和召公治理的地域。周公和召公是西周早期的著名政治家,而周公也是殷商過渡到西周時,在制度和文化方面推行過禮樂文化的歷史性人物。殷商時期,巫鬼文化的影響較大。比如著名的甲骨文,主要就是歷代商王的占卜記錄。西周建立后,在文化上以理性主義來代替重巫鬼的神秘主義,在制度上以禮制和樂制來確立身份等級與封建等級,從而用人事上的制度設計來代替虛無縹緲的上天意志(參見王國維《殷周制度論》,浙江教育出版社,2009年)。這一點,也體現在了《周南》中。

              比如說《周南》的第一篇《關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這首詩初讀起來,似是在講一位男子愛慕某位女子,但卻求之不得的情事,所以我們常常會認為它是一首單純的戀歌。然而,它作為《周南》的第一篇,也是《國風》的第一篇,更加是《詩經》的第一篇,其內涵恐怕不是單純的戀歌所能囊括的??鬃右簧睦硐胧强思簭投Y,也說過“《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以及“《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話(楊逢彬:《論語新注新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8年)。那么,《關雎》一詩到底是怎樣體現“禮”的呢?

              這首詩是典型的四言詩體式,分為五章,每章四句。在頭兩章中,我們可以看到抒情主體對相思對象的愛慕之情逐漸高漲,到了第三章中,這種戀慕之情竟達到了“輾轉反側”的地步。如果這段愛情發生在當今,男主人公的下一步應該就是對心中的女子展開熱烈追求,然而,這與先秦時代的禮制不符。于是,在第四章和第五章中,“琴瑟友之”和“鐘鼓樂之”代替了他內心的騷動,其情感重新納入了禮制的軌道——因為在周代的語境中,琴瑟和鐘鼓之樂,都是家庭之樂。也就是說,詩歌巧妙地讓該男子采取了想象的方式,來解構內心逾越禮制的欲望,進行有利于遵守禮制的宣泄。從禮制的角度來說,詩歌有效地抑制了人的非禮之思,達到了“思無邪”的效果;而從生理和道德的角度來說,詩歌也有效地防止男子過于沉浸在愛情的盲目之中,過樂或過哀,都是對身體和精神有害的行為,所以,“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就成為契合中庸之道的最好效果。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關雎》闡發了家庭和諧關系建構的道理,家庭是一個社會最基本的組成單位?!对娊洝芬约彝ブ雷鳛榘l端,進而拓展到鄰里、鄉里、邦國和天下,成為整個周王朝基本的倫理法則,這也就是它處于《詩經》之首的深意所在。

              《周南》和《召南》的詩篇,多合乎禮樂制度的原則,原因就在于它們承載的是周公和召公的治道影響。其他國風,也各有其特點。比如《王風》是周平王東遷后的作品,里面充滿了像《黍離》一樣的故國之思,還有《君子于役》中的對于君子久役的相思之情?!熬佑谝?,不知其期。曷至哉?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這樣的描寫,情深而意摯。又如《邶》《鄘》《衛》三風,與《鄭風》一樣,后世有著“鄭衛淫”的譏評。而這幾篇國風之中,情詩的數量更多,這又與鄭、衛兩國素來就有“桑間濮上”“溱洧之會”的男女相約風俗習慣有關。如《子衿》中對戀人的翹首盼望:“一日不見,如三月兮?!薄鹅o女》中等待戀人而不來的急切盼望:“靜女其姝,俟我于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薄娭械目坍嬓蜗蠖鷦?,這些都是有著豐富文學性的名篇。此外如《魏風》《檜風》《曹風》等小國之風的儉嗇,《唐風》《齊風》的刺譏,《秦風》根植于黃土高原的厚重歷史質感,以及《豳風》對農事的精彩描寫等,都體現了很顯著的地域性文學的特征。

              《陳風》是“國風”中較為獨特的一篇。在春秋時期,陳國與楚國最為接近,曾被楚國滅而復立,所以,對于諸夏各國來說,它受楚文化的影響較深。而楚國在春秋早期還被視為“南蠻”,屬于南方民族,頗有浪漫主義的文化色彩。在政治上,它吞并了漢水流域的姬姓諸小國,不斷向北推進,與北方的另一個大國晉國爭霸于中原。陳國在地理位置上緊挨楚國,受楚國的控制,文化方面也沾染上了南方的巫風,這在《陳風》中是有所體現的。如《宛丘》中“無冬無夏,值其鷺翿”的樂師,還有《東門之枌》中“不績其麻,市也婆娑”的巫女,可能都是與巫文化有關的形象。

              以上十五國風,其地域遍布黃河中下游地區。在 《詩經》的時代,這個區域乃華夏族的核心區域,屬于“諸夏”繁衍生息之地。于此可見,《詩經》也生動地呈現了那個時代民族交融的情景。

              “雅頌”:美刺傳統與民族史詩

              “雅”分為《大雅》和《小雅》,其意為“正”,即政。政有小大,所以稱其為大小雅。

              在《詩經》的學術史中,有“變風變雅”之稱,是與“正風正雅”相對的。所謂正,指的是周王朝鼎盛時期的詩歌,比如文、武、成、康諸朝時的詩歌;所謂變,指的是周王朝走向衰落之時的詩歌,即其中晚期的詩歌?!罢L”,指的是《周南》和《召南》;“變風”則指“二南”之外的其他十三國風?!罢拧薄白冄拧钡那闆r要復雜一些?!洞笱拧纷允灼段耐酢分痢毒戆ⅰ?,這18篇是“正雅”;自《民勞》至《召旻》,這23篇為“變雅”?!缎⊙拧纷允灼堵锅Q》至《菁菁者華》,這23篇是“正雅”;自《六月》至《何草不黃》,這58篇為“變雅”?!罢L正雅”多為頌美之詩,“變風變雅”則多為怨刺之詩。它們與“國風”中的美刺詩歌一起,共同構成了《詩經》的美刺傳統,這也是后世所稱道的《詩經》現實主義的文學傳統。

              《頌》詩是宗廟祭歌,以稱揚功德?!吨茼灐?1篇,有助于認知周王朝的歷史?!渡添灐?篇,亦有對于殷商史的認識價值?!遏旐灐?篇稱揚魯僖公,魯僖公在春秋并非賢君,該組詩歌多有溢美,也是頌歌功能使然。

              “小雅”的風格,多敘述貴族君子生活中的事體,風格上悲壯蒼涼,與“國風”民謠式重抒情而又婉轉秀美的風格相異,也與“大雅”和“頌”趨向于莊嚴中正的風格不同。

              “雅”詩中,不乏優秀作品,如著名的《小雅·采薇》末章: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這首詩前面講一名久役于外的戍卒,雖然充滿對家鄉的思念,但也清醒地認識到自己所肩負的責任與義務,即抵御玁狁的侵擾。玁狁是周王朝西北方的游牧民族,經常越過邊界襲擾。面對著責任與家庭之間的沖突,這位戍卒勇敢地承擔了他的職責,歷經多場激烈的戰斗,完成了戍守任務。但等到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時,又不禁感到憂心忡忡:離家這么久,家中的親人不知道怎樣了,他們有沒有出什么事情?如此一來,他的腳步越來越重,原本百戰之后得以歸家的喜悅,卻化作了滿腔愁緒。一路風雪,又饑又渴,回想起當初出征的時候,楊柳的枝條飄拂,像是在依依送別一樣,就算是那時候的離別,好像也要比此刻要更歡樂一些??!

              這首詩末章的寫法,在文學上叫做“以樂景寫哀,以哀景寫樂,一倍增其哀樂”([清]王夫之著,戴鴻森箋注:《姜齋詩話箋注》,人民文學出版社,1981年),通過與情境相反的情感描寫,來增加哀痛與歡樂的情感深度。而它對人性復雜情感的精細把握和描寫,更使得這首詩具有了強大的情感張力,因而成為《詩經》里的名篇。

              202012251355867a.jpg

              2020年12月25日,浙江省臺州市仙居縣外語學校小學部的孩子們在誦讀《詩經》  華文武/攝

              《大雅》與《頌》中,還有許多詩歌記述了周族和商族發展的歷史以及其先公先王的德業。其中,《大雅》中的《生民》(記后稷事)、《公劉》(記公劉事)、《緜》(記古公亶父事)、《皇矣》(記文王事)、《大明》(記文王、武王滅商事)等5篇是一組周族的史詩,記述了從周族的始祖后稷到周王朝的創立者滅商的歷史。其中,《生民》記載了“履帝武敏歆”的上古感生神話,講后稷之母姜嫄踩巨人足跡而懷孕生下后稷之事,充滿神話傳說色彩。而《大明》中“殷商之旅,其會如林。矢于牧野,維予侯興。上帝臨女,無貳爾心。牧野洋洋,檀車煌煌。駟騵彭彭,維師尚父。時維鷹揚,涼彼武王。肆伐大商,會朝清明”的語詞,更是莊嚴肅穆,真實刻畫了決定商周命運的牧野之戰。這一戰,后來被1976年在陜西臨潼出土的《利簋》銘文所證實。其大意為:武王征商,在甲子日的早晨,其時歲星當前,激戰竟日,自暮至晨,占有了商國。辛未日,王在管地(今鄭州市)的軍營中,賜給右史(官名)利(人名)青銅,利用受賜的青銅來為旜公作寶尊彝。(參見上海博物館商周青銅器銘文選編寫組編:《商周青銅器銘文選》,文物出版社,1990年)辛未日是牧野之戰后的第七天,我們從出土的青銅器銘文見證了周武王伐紂戰爭,也就是《大明》中描寫的這幕場景。這是《詩經》描寫與史實相契合的一個著名例子。

              武王伐紂,按《尚書》的記載,武王軍中,有庸、蜀、羌、髳、微、盧、彭、濮等國的軍隊參加([唐]孔穎達疏,[清]阮元??保骸妒涀⑹琛ど袝x》,中華書局影印清嘉慶刻本,2009年)。這些方國或部族,多屬于“蠻”“夷”“戎”“狄”等。他們加入了周軍,共同推翻了殷商王朝?!洞竺鳌芬辉?,也是對他們功績的史詩性記載。

              比興傳統對中國文學的深遠影響

              《詩經》的學派,在漢代有今文經學三家,即齊、魯、韓詩;又有古文一家,即毛詩。魏晉之后,毛詩獨盛,三家詩逐漸亡佚。我們如今所見到的《詩經》文本,基本上是毛詩的系統。

              毛詩在《關雎》詩后,有一篇闡述《詩》的總綱的文字,一般稱為“詩大序”。序中以“風”“雅”“頌”“賦”“比”“興”為《詩》的“六義”。風、雅、頌,如前所述是《詩經》體制上的分類;而賦、比、興,則是《詩經》作法上的表現手法。

              所謂賦,朱熹說:“賦者,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保╗宋]朱熹集注:《詩集傳》,中華書局,1958年)賦就是鋪陳直敘,詩人把思想感情和有關事物平白直接地表達出來。賦在《詩經》中運用非常普遍,能夠敘述事物、抒發情感?!镀咴隆返闹饕囆g手法就是賦。

              所謂比,朱熹說:“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保╗宋]朱熹集注:《詩集傳》,中華書局,1958年)比就是比擬與比喻。比的藝術手法能以具體形象的詩歌語言來表達思想感情,再現異彩紛呈的物象。如《衛風·碩人》:“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span>

              所謂興,朱熹說:“興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辭也?!保╗宋]朱熹集注:《詩集傳》,中華書局,1958年)興是詩人先見一種景物,因觸動了心中某處的敏感而順勢發出的歌唱。興,有的只在開頭起調節韻律、喚起情緒的作用,更多的則與所興之文有委婉隱約的內在關系,或烘托渲染環境氣氛,或比附象征中心題旨,構成詩歌藝術境界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蛾P雎》《蒹葭》《采薇》的起句,都用的是興法。

              比和興的手法有近似之處,又并不全然相同。大體來說,比是明喻或暗喻,審美感受上要重一些;興只是興起那一點似有還無的聯系,審美感受上要輕一些。中國古代的詩歌多是抒情詩,不斷發展比興的手法,使其成為了古典詩歌最重要的藝術傳統。清代人陳沆專門寫了一本《詩比興箋》(中華書局,1959年版),就是利用歷代詩歌實踐來說明這個藝術傳統的著作。我們今天談中國古典詩歌,也多是從比興的角度去欣賞和理解。

              總的來看,《詩經》結集了公元前11世紀—前6世紀約500余年的詩歌,對晚商至周代社會文化與歷史進行了文學摹寫和藝術表現。舉凡貴族、官吏、農人、兵士、隱士、游子、思婦、戀人等,都是這些精致而美麗詩歌的主人公和書寫對象,或清新秀雅,或優美婉轉,或深沉悲壯,生動而深刻地展現了那個時代色彩斑斕的風貌。

              “孔子之作《春秋》也,諸侯用夷禮則夷之,夷而進于中國則中國之?!保╗唐]韓愈《原道》,見孫昌武選注《韓愈選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在禮樂文明的框架下,作為漢族前身的華夏民族展現了不斷匯聚、交融、涵化、吸收其他民族文化的特點,成為各民族凝聚、融合的主干和核心?!缎⊙拧分姓f“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證明了從以遵行禮樂文明制度的周王朝為代表的王權衍伸出來的文化中國意識,在《詩經》時代已然產生。又據《左傳》載:襄公十四年(公元前559年),晉人執戎子駒支,責之以泄密之罪,駒支義正辭嚴,為自己辯解,并賦《小雅·青蠅》而退。([唐]孔穎達疏,[清]阮元??保骸妒涀⑹琛ご呵镒髠髡x》,中華書局影印清嘉慶刻本,2009年)可見當時的“西戎”貴族,已經能夠熟練地通過賦詩言志來與諸夏各方進行交流。

              2019年5月15日,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在北京開幕,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并發表主旨演講。也就是在這次大會上,《詩經》《論語》與《塔木德》《一千零一夜》《梨俱吠陀》《源氏物語》被列為亞洲文化交流第一級別的經典。

              作為古代文學經典的《詩經》,雖然其主體是華夏民族在黃河流域農耕生活背景之下的質樸歌謠,但早在中國文學的幼年時期,就已成為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至今依然是我們認知自身并理解中華文化的重要載體?!对娊洝匪涗浀纳娣绞?、生活場景和喜怒哀樂,大部分至今沒有中斷甚至對于人類的未來依然至關重要。文學作為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載體的這個優良傳統,也貫穿其整個發展繁榮的各個時期。于此意義上,中國文學為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建設始終持續不斷地貢獻著力量,長盛而不衰。


              文:中央民族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黃鳴

              責編:張昀竹 江凌

              制作·流程:張偉(見習)

              0
              日日av拍夜夜添久久免费
                  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