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
            1.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地方
              額爾古納河畔的列巴

                游記都是從路上開始寫的,我也一樣。
                就在眼下這一次旅行中,我的目的地是中俄邊境額爾古納河右岸的室韋。途中,我卻時不時地想起北京魏公村的一家俄羅斯列巴(面包)店。
                有一天加班結束,我們慕名到這家店買了幾塊列巴。這東西又酸又硬,我是第一次吃,不覺有多么美味,但同事卻回想起十多年前在室韋采訪時,當地村民冬妮婭大媽家的列巴。他邊吃邊搖頭說:“這個不正宗,缺了那種讓人回味無窮的酸中帶甜……”
                這種如若沒有品嘗過,便無法感同身受的美妙滋味,成為我有關室韋和俄羅斯族最初的想象與期待。在額爾古納市一家客棧向店主打聽室韋時,他對我說:“室韋離這不遠了,每天都有一班長途車去那里。你去吃那里的大列巴吧,還有美極了的俄羅斯族歌舞!”
                當我剛剛踏上室韋這座邊境小鎮時,映入眼簾的童話般的俄式建筑,還有時時回蕩耳邊的俄羅斯民歌《喀秋莎》,使我恍惚以為身處異國。當金發碧眼經營小買賣的俄羅斯族姑娘操著一口地道的東北話,歡迎我進店買當地特產并享用一頓正宗的俄式大餐時,才回過神來。
                從最初的期待到深深的眷戀,俄羅斯族帶給我的不只是視覺與味蕾的盛宴,更是一次珍貴的心靈沐浴……
                
                “沒有列巴和鹽,說話不投機?!?br/>                                             ——俄羅斯族諺語


              從額爾古納河上眺望室韋_副本.jpg

              從額爾古納河眺望室韋


                清晨從呼倫貝爾市出發,不到中午便可抵達額爾古納市。兩地之間的公路寬闊平坦,沿途風景盡顯大草原的遼闊與壯美。在額爾古納市稍作休息,我們顧不上吃午餐,就繼續上路了。我心中惦念著200多公里外的那座邊境小鎮,更向往一睹作家遲子建筆下那條有著“奉獻”之意的額爾古納河的芳容。
                有旅行家曾說:“如果你不想對一座城市失望,一定要在夜色中抵達。夜晚的燈光會巧妙地把璀璨突出,把粗陋隱藏?!睂κ翼f而言,卻是可以忽略晝夜與季節的。它不是一座城,沒有霓虹裝飾,美得天然質樸——純凈的河水、秀美的白樺、廣闊無垠的草原,讓你不論何時到來,都不會失望。夏天牛羊成群、繁星滿天,冬天山川凝固、白雪滿地,一定可以裝得下你關于詩和遠方的所有想象。
                室韋的全稱為蒙兀室韋蘇木,是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額爾古納市下轄的一個鎮,其中俄羅斯族占人口總數的近50%,另外還有漢、蒙古、回等民族。
                室韋不大,幾條縱橫交錯的街道就將它“網羅”盡了。一間間傳統的俄羅斯族木刻楞房是“網結”,房前無一例外豎著木制的招牌,刻著“某某之家”的字樣。當我向當地人詢問“考花之家”怎么走的時候,一位熱情的俄羅斯族大娘告訴我:“沿著這條路向北,看到‘麗薩之家’后向西走,大約300米是‘都日娜之家’,那棟房子后面緊挨著額爾古納河的那家就是了!”一串串美麗的俄羅斯族名字,是屬于民宿女主人們的,仿佛明媚春天里嬌艷的花朵,使人感到溫暖。
                考花大姐已經倚靠在門柵欄旁等候多時了,看見有車??吭诼放?,她趕忙迎上來招呼:“是北京來的客人嗎?跟我走這邊,把車停到院子里來吧!”她在前面小跑著,一身鮮艷又不失優雅的黃色布拉吉(傳統的俄羅斯族連衣裙)舒展著長長的裙擺,被陽光曬成了小麥色的皮膚,還有那雙因為客人的到來而喜悅滿溢的淺褐色眸子,感染著我,一掃旅途的疲憊。
                一開車門,一股香甜的味道撲鼻而來。一位中年男子坐在院里的木制長椅上,面前朱紅色的長桌上擺放著又大又圓的列巴,滿滿一大盤子,他正仔細地往面包上刷著奶油。見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他手中的列巴,他轉過頭去朝著正幫我們安置行李的考花大姐吆喝著:“老婆子,麻利點,快把準備好的列巴和鹽罐子拿出來!”
                讓客人品嘗列巴和鹽是俄羅斯族迎客的最高禮儀。我掰了一小塊列巴,在盛鹽的小罐里輕蘸一下,放入口中,以表示對主人的謝意。據說鹽是用來辟邪的,鹽的咸味,列巴的甜味、酸味,一股腦地混入口中,竟也別有一番滋味。


              考花的列巴出爐了_副本.jpg

              考花的列巴出爐了


                考花大姐的列巴還在一爐又一爐地烤著。這是她去年新打的爐子,花了2萬多塊錢。她對我說:“要想烤出正宗的列巴有幾條基本要求,一是要用傳統的俄式烤爐;二是必須用大柈子(柴火)烤,電的、煤的,效果都不行?!?br/>  室韋的百姓只要賺了錢,都會考慮更新自家的烤爐,有的在舊爐子基礎上修整一下,有的干脆就另辟一塊地筑個新的,俄羅斯族對列巴的喜愛由此可見一斑。被烘得酥脆的大列巴,每一個小孔里都鉆滿了黃油的膻香。人們在上面抹上奶油、果醬,奢侈一點的,再抹上大馬哈魚子醬,就著自家腌制的卜留克(咸菜),每一口都濃郁噴香。邊吃邊喝著啤酒、牛奶,或者格瓦斯。
                今天除了我,晚上“考花之家”還要迎來遠道而來的親戚。自從10年前開始經營民宿,考花家就成了親朋好友們聚會的絕佳場所。8間寬敞整潔的客房,4桌可以容納30人同時進餐的餐廳,還有栽著山丁子樹、玫瑰花和啤酒花的寬敞院落,無一不吸引著他們??蓟ǖ膬鹤釉陬~爾古納市工作,很少能回家,這些來來往往的客人成為他們兩口子最上心的人。有時他們甚至不要錢,只是為了讓大家在一起聚一聚,圖個樂子。
                一星期前,考花就開始為今天的晚餐做準備了。俄餐的樣式雖然不多,但是制作起來花費的時間并不短。要先采摘啤酒花進行發酵,還要去山里摘野生的樹莓和櫻桃,提前去市場購買足夠量的牛奶、土豆、番茄和肉類。發酵好的啤酒花用于制作列巴的發面引子,而樹莓和櫻桃則要用來熬制果醬,土豆和番茄用來做土豆泥、炸薯條和蘇伯湯,豬肉用來炸葛得列克(肉餅),牛肉用來汆丸子,而牛奶幾乎是每道菜里都必須用到的輔料。
                清晨的余暉已經流淌成落霞,如金絲絨般飄飄柔柔地鋪滿整個小鎮,也讓額爾古納河水閃著金光??蓟以鹤永镆呀浘蹪M親朋好友,手風琴奏起了歡快的俄羅斯族民歌,大家伴著音樂跳起了嘎巴喬(俄羅斯族一種傳統舞蹈)??蓟ㄟ€在廚房里給大家準備著列巴和鹽,一人一份,拿小托盤盛著。
                我是已經接受過這個儀式歡迎的客人,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品嘗過不蘸鹽的列巴。我向主人提出了請求,考花趕忙遞給我一大塊,充滿歉意地說:“瞧我都忙暈了頭,快吃快吃,還熱乎著呢!”


              IMG_8043_副本.jpg

              俄羅斯族家庭聚餐


                在俄羅斯族看來,只有那些品嘗過列巴蘸鹽的人們,才是可以交心的朋友。這是一種略帶酸澀的味道,像極了俄羅斯族堅韌執拗的性格。我咀嚼著手中的列巴,想起了同事描述的那種口感——酸中帶甜,費力咀嚼后又融化于口中。是的,在之后的幾天里,我幾乎每天都能品嘗到它,也越來越深地體會到了其中滋味......  
                “如果同時追趕兩只兔子,一只也捉不到?!?br/>                                                                ——俄羅斯族諺語
                從“考花之家”順著額爾古納河向西大約300米,就是“果力之家”。它是室韋唯一用男主人名字命名的民宿。
                三層的木刻楞房子有著寬敞的露臺,門庭前花團錦簇,院子里用尼龍繩和舊輪胎扎著四五個秋千,頗有情調。屋內的陳設更是讓人眼前一亮,俄羅斯式長桌上鋪著手工繡花的桌布,桌后的墻上掛著巨大的俄羅斯族手工掛毯。一旁的火爐上煮著奶茶,“咕嚕?!泵爸鵁釟?。果力的妻子瓦麗,正守在爐火旁做著活計,見我到來,便笑盈盈地招呼我坐下,遞上了一杯熱乎乎的奶茶。
                “果力出去了,很晚才能回來?!?br/>  “他每天都這么忙嗎?”
                “是的,自從室韋成立了旅游協會,他任會長,每天都忙得見不到人影?!?br/>  5年前,室韋的民宿數量已經達到了80多家,旅游產業發展頗具規模。為統一規范管理室韋的俄羅斯族民宿,在政府的動員下,成立了旅游協會。果力從小在室韋長大,高中畢業,很有頭腦,和鄉親們相處也十分融洽。經過民主選舉,大家一致推選果力為會長。
                果力并不是室韋第一批開起民宿的。早在2004年,國家民委興邊富民行動就出資20萬元,扶持當地10家俄羅斯族村民發展民宿。那時的果力還在牧場的馬場工作,閑暇之余幫牧場跑跑車。聽說要搞民宿,果力并不是十分看好。在他看來,室韋這個邊境小屯子沒什么名氣。一年之中,只有5月到8月還好過一些,剩下的時日凍得連手都伸不出來,如何發展旅游呢?“他太固執,好像除了牧場里的那些馬,其它都不感興趣?!蓖啕愓f。
                果力愛馬,是那種近乎偏執地喜愛。牧場里300多匹馬,果力都給他們標了號,每個月都會按順序給馬檢查身體,并且清楚地知道每匹馬的脾氣秉性?!八赣H是前蘇聯人,十分能干,家里家外都操持著。她愛騎馬,在馬上馳騁的樣子不知道迷死了多少男人。他父親18歲那年從天津來室韋淘金,看上了他的母親,后來就結婚了?!蓖啕愓f。
                由于長年疾病纏身,果力的母親很早就去世了。后來他的父親去馬場工作,也愛上了騎馬。有時結束一天的工作,父子倆就沿著額爾古納河騎騎馬、說說話,那河水聽去了兩個人多少秘密??!
                瓦麗家在恩和,與果力的姨媽是鄰居,兩人從小就認識。瓦麗也是從小在馬背上長大的女孩子,深深的眼窩、高高的鼻梁、褐色微卷的頭發,典型的俄羅斯族女孩的面容。那個年代的人們很簡單,或許只是幾次不經意間的目光流轉,便可發酵出甜蜜的愛情。迎娶瓦麗時,女方親戚難為果力,向他要娶親的“老頭票”(10元錢),瓦麗的母親早就偷偷地提前把錢塞到了果力的口袋里。對這位正直又孝順的“窮小子”,慈祥的丈母娘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兒子。
                果力的固執,最終還是敵不過瓦麗的“軟磨硬泡”??吹皆絹碓蕉嗟泥従娱_起民宿,姐妹們每天都在一起談論著今年比去年的效益好、如何設計布置自己的家、怎樣改進廚藝提高服務等等,瓦麗心里癢癢的。
                2010年,果力貸款20萬元,又向親戚朋友借款5萬元,將自己家的木刻楞房重新裝修了一番?!八胪ㄟ^開民宿的方式,傳承俄羅斯族文化,他說如果哪天連俄羅斯族都不存在了,誰還會記得俄羅斯族的馬兒呢?”瓦麗笑著說。
                擔任旅游協會會長以來,果力一直致力于挖掘和保護俄羅斯族文化。他挨家挨戶搜集俄羅斯族家庭的老物件,比如生銹的馬凳子、泛黃的俄文小說和老照片、壞掉的三角琴和手風琴等等,堆滿了家里的庫房。他希望有一天室韋可以建設一座俄羅斯族博物館,將這些滿載著俄羅斯族印記和他們童年回憶的老物件陳列其中。眼下,為減少外來商業旅館對本地俄羅斯族民宿的沖擊,果力正積極聯系多方人員,希望可以成立室韋相關團體,對俄羅斯族民宿進行標識,讓游客可以清晰地將其同商業旅館區分開來。
                一直到很晚很晚,果力都未歸來,說還在額爾古納市忙民族服裝訂購的事情。不知道他有多久沒有去看他的馬兒了,但我知道那些馬兒從未離開過他的心!
                如鉤的新月已經懸掛在額爾古納河上空,流淌的河水將月光打碎成星星點點?;秀遍g,我仿佛看見兩個騎著馬的背影,越走越遠,漸漸地消失在蒼茫夜色中。一首席慕蓉的小詩不覺涌上心頭:
                這里是不是那最初最早的草原?/這里是不是一樣的繁星滿天?/這里是不是那少年在夢中騎著駿馬/曾經一再重回,一再呼喚過的家園?/如今我要到哪里去尋覓/我父親珍藏了一生的夢土?/夢土上是誰的歌聲嘹亮?/在我父親的夢土上??!/山河依舊,大地蒼茫?!?br/>  “與親朋在一起,心神才安定?!?br/>                                               ——俄羅斯族諺語
                2005年,中央電視臺評選“中國十大魅力名鎮”,室韋榜上有名。頒獎詞這樣寫道:“藍天、綠草、白樺林、神秘的瑪瑙草原,時緩時急的額爾古納河水養育著亞洲最美的濕地,也養育著這里的勤勞人民。肥沃的河灘上走出了偉大的蒙古民族,溫暖的木刻楞房子,現在是華俄后裔的繁衍之地。黃皮膚男人的智慧和藍眼睛女人的熱情造就了室韋——中國多民族和諧共存的范例?!?br/>  2011年,室韋鎮改名為蒙兀室韋蘇木,突出了它是蒙古族發祥地的歷史地位。2015年,距室韋城鎮10公里外的室韋口岸建起一座“蒙古之源·蒙兀室韋文化旅游景區”。景區全面展示了蒙古族從狩獵文化向游牧文明演進中的各時期歷史、文化以及生產生活習俗,并且復建了敖包和朝圣祭祀場所?!懊稍炊硭住?,是室韋今后要著力打造的文化旅游亮點。
                其實,在室韋老百姓的心里一直都有這樣的共識:不論你是哪個民族,我們都是一家人!就在考花組建的20人的室韋民間藝術團里,除了俄羅斯族,還有5個漢族、1個回族、1個蒙古族成員,大家親如姐妹,相處和睦,是民族團結的大家庭。
                誰能忘記20多年前,大家第一次集結起來唱歌跳舞的日子?白雪皚皚、年關將近,鄉里的女孩子們披著家里的彩色床單,扎著彩色頭巾紛紛走出家門,她們將要準備一場精彩的舞蹈,讓沉寂的森林和河水悅動起來,讓鄉親們的心歡樂溫暖起來。舞蹈是一支將東北大秧歌和俄羅斯族嘎巴喬編排在一起的集體舞,當舞隊的音樂響起來,鄉親們紛紛從溫暖的屋里走到大街上,大家歡呼雀躍、拍手叫好。姑娘們也越跳越起勁,誰還在乎身上有沒有穿著漂亮衣服?誰還分得清彼此是什么民族?
                第二年,大家的心就更齊了。剛入冬,考花就帶著大家伙扎燈籠、做道具、制衣服,她們準備在元宵節去邊防部隊和臨江村表演。一二月份的室韋只有零下20多度,姑娘們穿著薄薄的演出服,裹著軍大衣,坐在敞篷大卡車上。北風呼呼地刮著,10多公里外的邊防哨所門口早就站了兩排戰士。千里冰封,但大家心里是熱的,一曲跳完不過癮,就再來一遍,沒有一個人喊冷喊累。
                考花的相冊里留著她們每一次演出的照片,黑白泛黃的、彩色放大的,“如果把它們全都貼出來,恐怕一屋子的墻都不夠用呢!”20多年演出,她們早已成為整個額爾古納市遠近聞名的民間文藝隊伍。2015年,額爾古納市正式授予這個團隊“室韋民間藝術團”的稱號,由考花任團長。
                2017年的巴斯克節,室韋政府組織了一次俄羅斯民族文化節,邀請民間藝術團搞一場文藝晚會。這下可忙壞了她們??蓟ㄎ杼煤?,就負責排練舞蹈節目;回族的卓婭文筆和嗓音好,就由她來做主持人;蒙古族的薩仁會唱歌,她來演唱蒙古族歌曲;漢族的穆秀麗手腳麻利,她負責搞后勤工作。大家各司其職,集訓10天,晚會就成型了。
                節日當天,慕名前來看演出的游客達2000多人,還有許多媒體也紛紛前來采訪報道。散會后,游客們住進當地的民宿,希望可以再聽一首動人的歌曲、再欣賞一支歡快的舞蹈。是的,他們愛上了這個歡樂的民族!
                一位來自北京的德國背包客在我即將離開室韋那天住進了“考花之家”,可不巧的是那天考花和姐妹去墓地看望故去的友人。她們身著漂亮的花裙子,帶著手風琴,準備了滿滿一筐列巴,還有水果和格瓦斯。灑酒在故人墳頭之后,她們就拉起了手風琴,跳起了歡快的舞蹈,眼中充滿濃濃的幸福感。
                其實那天并不是友人的忌日,而是民間藝術團成立兩周年紀念日,是生者的節日。她們深深懂得,只有生者歡喜,死者才會安息。她們亦不懼怕死亡,因為在她們看來生命的終結并不是死亡,而是被所愛的人遺忘——愛與希望才是俄羅斯族揉進血液里的信仰。
                直到此時,我也才品嘗出了被俄羅斯族視為“生命之食”的列巴的滋味……


              0
              日日av拍夜夜添久久免费
                  1. <progress id="3w49k"><big id="3w49k"><noframes id="3w49k"></noframes></big></progress>

                      <dd id="3w49k"><track id="3w49k"></track></dd>